【镇安法院】再也叫不到一声婆

作者:余苗  发布时间:2018-04-02 09:47:29


  外婆走了,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想叫一声婆,却再也没有人能应了。

  外婆是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的一名农村妇女,但外婆却没有裹小脚,听她讲述过自己不愿意缠足所做的种种抗争,得益于没有裹小脚,外婆才可以家里家外样样活都能干,操劳了一辈子,她是个善良、坚强、勤劳的人。

  小时候,对于婆的记忆是温暖的,放学先去的是外婆家,然后再回自己家,小学时我脚崴了,是六十多岁的婆把我从学校背回来的,我摔跤了,婆第一时间来看我,之于我而言,父母还有几分威严,做错了事情挨骂是必然的,但外婆却只有原谅和呵护,也许那就是宠溺吧。最记忆深刻的是外婆做的饭菜,小时候,经济条件落后,没有那么多美味佳肴,但不管什么饭菜,经过外婆的手翻炒过后总是多一份美味,那个时候我觉得这是妈妈都不能及的。慢慢地我长大了,婆老了,做饭时候总是丢三落四,最后老到不能做饭,我却时时都能想起那小时候的味道。也许就像现在我的孩子们回到家,对他们的婆也就是我的妈妈喊着要吃好吃的一样,外婆做的饭菜所带来的美味是小时候最美丽的回忆。

  记忆中,婆心灵手巧,针线、茶饭样样精通,婆一向待人客气、通融,邻居们有需要帮忙的,她绝不推辞。婆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她说人要做善事,虽然自己生活并不富裕,但凡碰到有困难的人,她总是能慷慨相助,外婆性格豁达,虽然生命中经历磨难和痛苦,但始终坚强乐观。

  外婆总是操心着她的孩子们和孩子的孩子们,每一个都放在她心里,哪一个生活的不如意,她就整天念叨着,哪一个有好事情,她也跟着一块高兴,我高考、考公务员,这些对于她来说完全不懂的事情,她都整天惦念着,记得几年前,我在家抄笔记,那时我正怀孕着,婆可能是怕我累着,就一直坐在桌子旁边看着我抄,还时不时的催促我歇歇。

  婆最后的这两年生活得还是寂寞,儿孙们都有自己的事情,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对于婆就难免疏忽了一些,在外工作,回老家看婆的机会真的很少,每每见到婆也总是说不完的叮嘱,道不完的挂念,我知道婆希望我们常回去看看她,我也能读懂她的牵挂和见面时的欣喜,有时候想想真是惭愧,我时刻都在她的心里,而我一天忙于工作和生活,奔波于自己的大千世界,又有多少时间去牵挂婆呢。特别是这两年,有了孩子,多去看望婆的想法也一拖再拖,每次见面婆多了一个叮嘱,就是要把娃带好,我也想着等孩子大一点,带着孩子一起回去看看婆,却终也没有成行,我准备第二天带孩子回去看婆时,婆却在清晨离开,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还依稀觉得,婆就在老家,我有时间也还能去看望她,恍然间,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86岁的婆走了,我才慢慢回忆起与婆的点点滴滴,婆走了,婆对我三十多年的爱还在,婆的爱不是我用只言片语的文字能表达出来的,我知道,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牵挂我的人,我再也叫不到一声婆。                                         

第1页  共1页

编辑:刘雪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