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法院】街坊弥漫着包谷花香

作者:彭家让  发布时间:2018-01-17 08:31:53











    中午刚吃过饭,隔壁老刘来我这儿串门子。他一边说话一边手上拿着炒包谷花不停地吃,顺便也给我分了一小把。房间里顿时弥漫着阵阵包谷花香味儿,也引来了单位小王前来凑热闹,“师傅,给咱们也炒些吃吧”。

    “这包谷花哪来滴?”我问。老刘说:“下挨身眯眼娃炒的,这两天正炒呢!” 

    哦,眯眼娃,我知道啦。他这个人一辈子老实巴交的,是个善良人,要说他年龄都比我大许多,但街坊村大人小孩儿都这么叫他,他也喜欢大家这么叫他。我也不知道他的正式名字是啥,也就跟着大伙喊他眯眼娃吧。其实大家叫他眯眼娃,依我看,是因为他平时见人总是笑眯眯的,一笑起来两只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想想应该就是这个原因的了。

    出门没两步,就看见眯眼娃在街道路边一侧支起了炒包谷花那那个炉子,炒锅悠悠的转着,火苗呼呼的冒着,周围围了一圈人。和眯眼娃闲谈中,他一边转动炒锅,一边告诉我,他炒包谷花也有个几十年历史了,要说靠这个挣不了啥钱,但是每年冬腊月直到过年时节,他都要拿出他这个老吃饭家伙美美炒它一吃子。而每炒一锅子,他才收四块钱。但就这四块钱,他也很高兴。一个他觉得,他能给老乡们带来浓浓的年味儿,还有一个原因,也就算是为老乡们做点儿贡献吧,权当为人民服务啦!看着他那已经被火星烧了无数窟窿的上衣,不由得我对这位可爱的老乡心生敬意。

    现场看了一下,有好几个老乡都在都在等着炒包谷花。他们来的时候,一个手提袋包谷(玉米颗粒),一个手里,提着一袋子木材。

    老乡们所带来的包谷都是用老式笨包谷点种收获的,他们一般不用产量高的新式包谷种。这样的包谷,虽然产量不高,但是这些包谷吃起来香,做糊汤饭、漏鱼鱼特别有味道,用它炒包谷花也是颗颗爆裂,看着眼前白花花一片,不说吃就是看了都让人流口水。

    你瞧,一边儿有一个人手摇着那个鼓风机不停转动着,炉子那火苗便跟着呼呼地直往上窜,一边里眯眼娃在不停地转动着那个圆轱辘。约莫时间到了,一句“赶紧让开”,大家都赶紧跑远了,有的还捂住了耳朵。

    只听得“砰”地一声,好家火,那么小个肚子,就涨出来足足有半蛇皮袋子包谷花。我也忍不住过去抓着吃了几把。主人还一个劲儿给我说,吃吧,多吃些,这东西在咱这儿不值钱!

    小时候记得,有的货郎担子,挑着炒包谷花机,走街串巷,大山深处的农家,到处都能去。他们一来也是为了养家糊口,二来也浓墨重彩的粉饰了我幼小时候的无穷记忆。

    来吧,伙计,馋了吧,连忙来庾岭街坊,保准让你一次吃过瘾哟!

第1页  共1页

编辑:张岩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