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法院】从三起案例透视农村女性诉讼离婚案件占八成之原因

作者:彭家让  发布时间:2017-02-09 10:24:20


    笔者通过对丹凤县峦庄法庭和庾岭法庭近年来的离婚案件进行调查统计发现,2014年、2015年和2016年两个法庭共立案受理离婚纠纷案件共计115起,其中以女性作为原告提起诉讼的90件,约占离婚案件总数的78%。而在女性起诉离婚的90件案件中,八成男性在法庭上表示不同意离婚,不少男性还问办案法官:“我究竟做错什么了,妻子为什么要离婚呢?”

  下面还是以几个具体离婚案件说说原因吧(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案件一: 夫妻长期分居和遭遇家庭暴力导致感情不和离婚

  拿到法庭的离婚调解书时,汪秀哭了。

  1997年,汪秀和丈夫经人介绍相识并相恋,一年后结婚,并育有一子。婚后,因为家庭生计,汪秀从儿子上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常年一直在外打工挣钱,而家里买菜做饭,带孩子的事情,全落到了丈夫头上。开始几年,汪秀每月发工资后,她就及时汇给丈夫做家用,每到逢年过节时还回来陪陪家人。但随着汪秀持续常年在外打工,两人长期分居生活,汪秀和丈夫关系也逐渐变得不睦起来,尤其是近四年来,汪秀一直在外打工没有回家,致夫妻感情破裂。

  汪秀丈夫也承认,汪秀是个不错的女人,在家里能撑起半边天,他离不开汪秀,因此他无法理解汪秀为什么要和他离婚。“汪秀她一定是外面有人了,她着急跟我离婚就是要和别的男人结婚呢,所以她越想离婚我却偏偏不离!”一到法庭,汪秀丈夫就这样说。汪秀说,随便丈夫怎么说她,别人家多是女的多疑,而他们家正好相反,丈夫越这样,她越发要离婚。

  为诉讼离婚,汪秀也不着家,常常在牌场打麻将,丈夫“忍无可忍”也使用过暴力。一次,丈夫差点将她的牙齿打飞,还有一次,丈夫喝醉了酒,汪秀不敢回家,给法庭打电话,办案法官陪她回家拿了换洗衣服让她暂住娘家。

  丈夫说使用暴力也是被汪秀逼的,因为她借口闹离婚不回家、不管孩子,还经常在麻将馆打牌,自己气不过。“我输得是自己挣的钱!”这句话似乎让丈夫无力还击。

  “你再不离我出去打工就再也不回来了,你可想清楚了!”汪秀给丈夫说她铁了心要离婚,并且为了离婚,她还给上班的单位请了一个月假。

  最后经法庭调解,双方离婚。

  “这几年做梦都在盼,终于离掉了。”还没走出法庭大门,汪秀就对丈夫说“把我给孩子的四万块抚养费都要花到孩子身上,我看着呢!”根据法庭调解协议:孩子、房子归丈夫,汪秀出四万元抚养费。擦把眼泪,汪秀一路小跑,上班车前,她长出了一口气。

    笔者感言:夫妻长期分居到了有家不回的程度,再遭遇家庭暴力,夫妻关系终究是无法维系的。

  案件二:有了第三者,决心要离婚 

  “即便不跟他过,我也要离婚。”法庭里,贺兰态度坚决,与她柔弱身材似不相称。贺兰今年31岁,婚姻上,她遇到的问题跟汪秀有点不一样,当丈夫面她承认外面有了“相好的”。

  “我恨不得把她弄成残废,但我下不了手,她毕竟是孩子的妈。”对于妻子的不忠,丈夫气愤的给办案法官说。他发现妻子有外遇是孩子刚上完幼儿园那时候,发现的情形和电影里常演的一样:妻子洗澡去了,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他接听后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骂对方不要脸勾引人家老婆,但妻子贺兰却理直气壮地说他们两个是两厢情愿的。

  这样的夫妻关系是难以维系的,2015年,贺兰向法庭提出过离婚,但丈夫开始不愿意离,说只要贺兰回心转意他们两人还有感情,结果法庭调解两人和好。家人的撮合,朋友的劝说,贺兰还是硬着头皮搬回去跟丈夫一起住,可夫妻生活名存实亡。

  2016年,贺兰再次提出离婚。而这次闹上法庭,也不再是丈夫的执意不离,也非财产分割,而是争夺女儿的抚养权。丈夫表示:孩子自己养,不要妻子出任何费用。经过法院调解,双方自愿离婚,孩子归男方抚养。

  笔者觉得:夫妻一方一旦有了第三者,夫妻关系是难以维系的。

  案件三:婚前缺乏了解,性格不合导致离婚

  结婚,生娃,27岁的潘云一气呵成。而当丈夫不再甜言蜜语,生活被柴米油盐和小孩的哭闹声代替时,潘云后悔了。结婚不到三年,潘云两次向法庭提交诉状。“日子没法过,不离就过不了。”

  和很多80后一样,潘云也是闪婚。从两人相识,到2014年去民政局登记,潘云只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怪自己太幼稚,韩剧看多了。”起先,潘云一直憧憬着婚后美好的生活。

  可现实生活与潘云的憧憬完全是两回事。在潘云的眼里,丈夫没有家庭责任感,和朋友打牌喝酒经常不落家,他不爱说话但脾气暴躁,因为家务琐事两人经常吵架。更让人受不了的是,潘云性格外向活波,跟丈夫说话老撞墙,家里就跟没有丈夫这个人似的。潘云觉得日子实在是无法过下去了起诉要求离婚,因为她觉得两人性格实在是差异太大了,难以继续共同生活。

  2016年2月,潘云向法庭提出离婚诉讼,“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求离婚”。丈夫在法庭上多次哀求,并书面向潘云做出保证改正缺点错误,想让其回心转意。潘云这次接受了丈夫要求和好的请求予以撤诉。可后来潘云说,丈夫依旧没有任何改变,照样经常夜不归宿,对自己和小孩不闻不问,两人还是经常吵架。

  2016年11月,潘云再次提出离婚,这次丈夫无话可说。12月初,法庭多次调解无果,遂作出判决,两人感情破裂,准予离婚,女儿随潘云生活。

   笔者以为:闪婚、闪离,是婚姻基础不牢所致。

    通过以上三个典型案例,笔者对农村女性诉讼离婚约占八成,而八成男性不愿离婚的现象进行了思考。农村女性离婚占多数,原因当然是多种多样的,如家庭经济状况、农村男女比例失衡等,但以上三个原因是最常见、最为主要的。女性离婚者多,有过错的也不全在男方,但不管怎么说,农村女性起诉离婚者居多是客观事实,就看我们去不去关注这个话题罢了。 

  

 

第1页  共1页

编辑:张琳琳    

 

 

关闭窗口